海东青

笼中欲(一)

慌喃:

第一章 交合渡阴阳


几乎都没开车就给我和谐了......还是走微博吧
all天迹/ooc/脚踏车


https://m.weibo.cn/3025108841/4175179900453459

德纸:

稣浥假死之后,他们终于如愿同去了江南。

虽然皇渊的精神变得时常有些不清明。

但是总算,再也不会有什么人什么事能把他们分开了。


一个神经病脑洞。

开始画这个的时候我也没想到稣浥会被直接火化……硬着头皮画完了,就当是平行世界吧……哎……

我爱皇渊,他是最好最帅最可爱的QAQ

治肾亏

江火:

发个旧梗,今天事多没码字


#龙剑#
虽然它非常短小,不过这篇是我第一次正经为龙剑写的东西
日常向,有一点黄梗,反正我清水不了就是了


======


 
  龙宿陪剑子去岘匿迷谷取慕少艾开的伤药。
  
  在离去之前被药师趁剑子陪阿九玩儿的时候悄悄拉着,私下单独友情赠送了一副药。
  
  那种欠揍的语气直到很久了以后龙宿依然印象深刻。
  
  “哎呀呀,年轻人还是节制点好,就算是嗜血者也要注意气虚(肾虚)的问题呀~~~”
  
  龙宿黑着一张脸收下后迅速带着剑子回了疏楼西风。
  
  当晚儒门龙首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时候想到白天的事还是忍不住有些郁卒。
  
  剑子其实挺好奇的,龙宿从岘匿迷谷回来就不时这个样子,发生什么事了吗?想到药师恶劣的性格他无奈的笑笑,于是出于关心剑子主动开口询问。
  
  “龙宿你今天是怎么了,少艾和你说了什么?”
  
  龙宿扶额,这种事情要他怎么跟剑子说,儒门龙首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不过到底龙鳞的厚度是常人无法揣测的,其实换一种方式说出来也是可以的,龙宿想。
  
  他故意凑到剑子耳边,儒音缠绵温柔,用着极为暧昧的语调。
  
  “吾以前曾读到过一句诗,之前未曾有机会领会到它的真意,如今才切实的领悟透彻此句含义,此句当真是雅俗共赏的金玉良言。”
  
  “什么?连你儒门龙首都都悟不透的诗词,那必须要好好欣赏一下才行。”剑子忽略心中小小的不安,调笑回去 。
  
  龙宿缓缓摩挲着怀中人纤细的腰肢,郎朗吟诵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然后在剑子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意有所指的说道


       “如今看来剑子大仙的本事也是不差的,甚至,犹有过之。”
  
  “......”
  
  耳边是恶劣的笑意,这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剑子羞怒道
  
  “疏楼龙宿!古尘今日为你而开!!!”
  
  儒门龙首往后半年没能爬上道教先天的床。
=========
龙首你调戏的时候一定没有想过自己的下场hhh
要相信剑子不让你爬床是为了你好~
总觉得我写的文里龙首一直在不停的作死,恩,大概是错觉。
我们不要可怜他(〃ノωノ)

逍遥游(六)

一条咸鱼:

君奉天神志恍惚之际,怀中突然传来温软的触感,低头看看——怀内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是他!虽然白光遮住他的面容,但君奉天决不会认错——思及此不禁的收紧了搂着此人的手臂。亦是此刻他发现自己现所着衣饰皆与以往不同——是与怀中之人一样的白。


“你去哪里了?害我苦等许久”白色的人儿嗔道。


“毕方之事一时难解,故拖了些时日。”话一出口君奉天便感异样——开口讲话,所语之言竟是非己所愿,仿佛此身之主并非是自己,他君奉天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这一切,但是为何……怀中的触感是那么的清晰,令他深深的眷念着。


“哼,反正你总是有一大堆事要忙”怀中人蹭蹭他的胸口,“我有一件喜事要与你讲”语气末是难以抑制的喜悦。


“何事?”


“你先猜猜?”那人促狭的笑道。


“难道不给些许线索吗?”


“哈”怀里的人执起他的一只手放在其腹上。


“我当是什么,又是鸡腿叉烧……”


“你这个笨瓜!真是要气死我!”怀中的人生气的打断君奉天没有讲完的话,“难道在你眼里我就只会因为吃的才高兴吗?”微微踮起脚尖凑到君奉天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君奉天并未听清,但内心深处却无可抑制的涌起了一股喜悦之情。


“此话当真!你确定没有差错?”


“你!你要是不喜欢,我们不要也罢!”见他如此反应,那人失落道。


“怎会?我是太欢喜了,一时不知如何言语。”君奉天将脸埋在他的颈窝轻轻蹭着。


“嗯……你喜欢就好。”


 


唔!——一阵眩晕之后,之前温和柔顺的白色之人死死的抓着他的胳膊,力道之大,仿佛要将柔软皮肉之下的骨头捏碎。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容不下他?!”那人一反之前温顺之态,歇斯底里逼问着君奉天。君奉天很想说些什么,但他无法控制这副身体,然而就算能随意吐言,面对这样的他君奉天也不知该怎样说才好。


“他还那么小,还没有看到这精彩的世间……”那人将头靠在君奉天的肩膀上抽噎着,抓着其手臂的力道越发的大。


“他又没做错什么,为何要这样……”


手臂处的疼痛越发剧烈,但君奉天却不忍甩开他。


“也许这便是命数”过了许久,君奉天幽幽说道,但……


那人听了这句话立即狠狠的咬上君奉天的肩膀。


“嘶!”君奉天疼得自梦中惊醒,倒吸口凉气,转头看向痛源处——只见玉逍遥正抱着他的胳膊在肩膀处啃得不亦乐乎。


“你在作甚?”君奉天狠狠的弹了一下玉逍遥的脑门。


“唔!好痛!”玉逍遥捂住脑门痛呼,“奉天你干嘛?”


“这话该是我问你”


“呃”玉逍遥终于清醒,看着自己的“杰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哎呀,抱歉啦!我当时正做梦啃叉烧包,谁成想误伤了你。”


“哼”


“别生我气呀,我都道歉了。再说,我又不是成心的,你和一个睡着的人计较什么。”玉逍遥边说边拉扯着君奉天的里衣。


“你做什么?”君奉天拢紧自己的衣服道。


“我看下严不严重”


“不用”


“别倔了,快让我看看!”


最后拗不过玉逍遥,君奉天只得解下半边衣服露出臂膀——只见上面赫然显着两排渗着血丝的鲜明齿痕。


“还挺严重的。”


“拜你所赐。”


“唔,抱歉抱歉”玉逍遥披衣起身叫小二端来一盆热水,用帕子在热水中打湿拧干后为君奉天细细擦拭伤口。看着为自己清理伤痕的玉逍遥,君奉天的内心闪过一丝悸动——莫名的想要触碰他!


“要不要看看大夫?”擦拭过后的齿痕更显狰狞,玉逍遥心下愧疚,试探的问君奉天。


“不必小题大做。”


“那个,奉天,实在是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原来我的睡像那么差……”


“……”君奉天沉默的盯着玉逍遥。


“此次因这间客栈只剩一间房了,下次应该不会……”


“尚可接受”


“哎?”玉逍遥满脸疑惑。


君奉天继续淡淡说道:“你的睡姿不算太差,我们的盘缠不多,一起睡可以节省些。”


“啊?”


“什么‘啊’,走了”君奉天起身穿衣整理。


“奉天,你去哪里呀?”


“你不用早膳吗?”


“要的要的!奉天你等等我啊!”


又想挖坑了,但是挖了又不想填,我这不听话的手啊……

逍遥游(五)

一条咸鱼: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两人狼狈逃至一处枫林中,君奉天再也压制不住怒火,反手使劲狠狠抓住玉逍遥的手腕。


“唔!”玉逍遥忍不住痛吟出声,“好疼!奉天你轻点啊!”


君奉天不语,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疼得玉逍遥两片秀眉几乎皱成一条线。“好好好,我错了,大错特错,奉天你先放手啊!”见对方还是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玉逍遥接着道:“刚刚形势那么危险,我别无他法,只好冒犯你了!哎哟!”玉逍遥觉得自己的腕骨快要被捏碎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发誓,从今而后我什么都听你的行不?好奉天,快松手罢!”


“哦?此话当真?”


见君奉天口风稍松,玉逍遥连忙点头道:“没错没错!”


“你们来做什么?如果是要我回去成亲就休再提及。”冷不丁的君奉天冒出这么一句话,玉逍遥疼痛之余亦觉好奇——抬眼望去,只见君奉天背后不远处正立着身着淡绿服饰的一男一女。


“少主,此事事关重大”


“请别再与我们为难”


“呵,为难?”君奉天冷笑道,握住玉逍遥手腕的力道依旧不减,“你们如此逼我,就不让我为难吗?”


“少主,这并非我们所能决定”


“哼”君奉天若有所思的看着疼得龇牙咧嘴的玉逍遥,“要我回去也不是不行,只是你们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是……”君奉天正擒着玉逍遥的手忽然发力往里一拉,玉逍遥瞬间重心不稳直直的跌进他的怀中,君奉天又顺势用另一只手揽住其腰,紧紧将对方禁锢在怀中,“他已经有了我的子嗣,我断不能负心弃他,如果那个老头同意接纳他们父子,我便回去,如何?”


“这……”


“奉天,你胡说什么!”玉逍遥讶异道。


“我知道你还在同我别扭,放心,我不会抛下你和孩子的。所以,相信我,好吗?”君奉天的语气十分温和,就连那两人亦是讶异——少主何时同别人这般温柔亲近过?然而他们若是见到君奉天此刻的脸色就绝不会这样想了——玉逍遥看得清清楚楚——那张的冷峻的脸上正明白的写着敢不配合后果自负。


“好,我——信——你”玉逍遥咬着牙万分困难的从唇舌间蹦出这几个字。


“你们呢?答应我的要求吗?”君奉天的语气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


“这,我们需要回去向上面禀报裁夺。”


“那你们去吧。在没有得到令我满意的答复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


“是,属下先行告退。”两人向君奉天行礼后便化光而去。


 


“喂,人已经走了,可以放开我了吧”玉逍遥嗫喏道。


“哼”君奉天冷哼一声,用力一把将玉逍遥推了出去,兀自转身离开。玉逍遥踉跄几步,稳住身形后便急忙追赶上去,道:“别生气了!之前是我不对,不过你不也讨回来了吗?”


“……”


“你别赶我啊!”玉逍遥不知道怎么的,君奉天会抛下他的认知令他很是恐慌。明明又不是不能离了他,但……


“我错了,真的认错了,我不该……”


“我什么时候说要赶你了?”


“哎?”


“你欠我一大笔债,我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你走?”


“原来你在逗我!”玉逍遥终于明白了对方什么意思大喊道。


“还不算太笨。”


“喂!你逍遥哥很聪明的好吗?!”玉逍遥不满的抗议道,继而又恢复了往日嬉笑的姿态,“不过虽是顽笑话,然而我之前是表明只专于一人,但依奉天你的意思是想两者皆得啊,太贪心喽”


“你敢说你不贪心?”


“唉,不争这个了。本以为能在非常君那里吃些美食的……”


“……”君奉天沉默的斜睨了他一眼。


“是说,奉天,我们现在去哪?”


“吃饭。”


“哇!奉天你太好了!”玉逍遥开心得整个人都快要挂在君奉天身上。


“好好走路”君奉天嫌弃道,然而却没有阻止玉逍遥的行为。


 

逍遥游(四)

一条咸鱼:

此言一出,两个人皆是一惊,久久不能言语。“好友?”沉默良久非常君试探的问道。


“啊?”玉逍遥终于回神,不及多做思考便上前紧紧攥住非常君的衣袖忙道,“那个,不是!你误会了!”


“嗯?”非常君更加疑惑了,“好友你不是昨日便大婚了吗?据我所知对象是神皇龙族,而这位……”


“我,我没有!”玉逍遥大喊着打断非常君的话。


“好友你这是何意?”非常君不自觉的歪歪头,满脸困惑。


“他,他只是……”


“好啊!你果然逃到这里了!”背后响起熟悉的声音,玉逍遥回身看见两位面色不善的男子正向他们走来,惊呼道:“你们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擒你回去成婚!”其中一名浑身盖着黑布的青年恶狠狠的道。


“玉逍遥与我们回去吧。”说这话的青年语气较另一位柔和了不少。


“鬼諦、十七,我好歹也是你们的表哥,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我一马罢!”


“闲话休提,上面已经下令,就算我们放过你,你亦是劫数难逃!”


“你都说是劫了,还把我往火坑里推!”玉逍遥气得忍不住跺了跺脚。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表哥,别再挣扎了……”


“我不能回去!我……我有重任在身!”玉逍遥开始慌不择言。


“这话是作何解?”鬼諦不耐烦道,“就你?能有什么重任?”


“我……我……我已经和别人成亲了!”玉逍遥一时想不出什么好的理由来搪塞过去,只得胡乱喊出这句话。


“什么?”鬼諦与十七俱是一惊,随后鬼諦厉声问道:“是谁?”


“是他!”玉逍遥松开非常君,瞬移到君奉天身边挽住其手腕。


“哦?”鬼諦细细打量了下君奉天,“谁是你们的证婚人?况且不得长辈同意,你们这是苟合,不算成亲!”


“他……他……”玉逍遥咬牙,再度语出惊人,“他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了!我不能抛下他再与别人成婚!”


“玉逍遥!”未等鬼諦发作,君奉天先怒了,猛地挥动手腕想甩开玉逍遥的手,奈何对方用了极大地力道纹丝不动,“你!”


“我知道你在怨我,可看在无辜孩儿的份上,求你别再同我闹了!”玉逍遥连忙快言堵住君奉天的话,用尽十足委屈的语气央求道,“你有孕在身,不易动怒,我们还是应先去找个清静的地方修养才好!好友我们不打扰了!二位表弟烦请转告族长此事,以明我无再婚之意,那桩婚事便作罢吧!”趁着其余众人还在震惊之余尚未回神,玉逍遥匆匆拉着君奉天逃之夭夭。


“想不到玉逍遥的动作这么快,不声不响,孩子都有了”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的非常君感叹道。


“现今该如何是好?”十七为难的向鬼諦说道。


“哼,先回去向族长禀告此事。”

逍遥游(三)

一条咸鱼:

一路上玉逍遥开心的拉着君奉天的手述说着自己之前遇到的一些好玩儿的事,而君奉天却摆出一副冷淡的样子,只有当玉逍遥问他对一些事的看法时才勉为其难的“嗯”一下。面对君奉天的冷漠,玉逍遥毫不在乎,依旧拉着他的手讲着自己的故事,在快要到达觉海迷津之时,玉逍遥笑道:“非常君那里可有很多好吃的,我们可以大饱口福了!”忽而玉逍遥心念一转——又想到了别的什么,便对君奉天嘱咐道,“奉天呀,你要记住美食可以随便吃,但喝的东西千万不要饮,尤其是什么大圣果!”


“这是何解?”


“哎呀,听我的准没错,我这是为你好啊!”


“我会注意的。”


“你可一定要记住啊”玉逍遥不放心的再次强调,随后停下脚步,“到了”


“此处已无路”君奉天望着断崖下汹涌的波涛道。


“只要穿过明月不归沉就到觉海迷津了。”


“哦?如何过去?”


“呵”玉逍遥一手搭在君奉天的肩上笑道,“别装了,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是什么,你也应该对我有所察觉。大家都是同类,我相信这点小浪难不倒你。”


“哼”君奉天拂开玉逍遥的手,“带路吧”


“呵呵”玉逍遥笑笑,化出龙身一跃而起俯冲入汹涌的波涛之中,君奉天亦显出本身追随玉逍遥而去——一蓝一黄两条长影没入水中。


 


习烟儿正一脸苦大仇深的蹲在小炉前烹茶,嘴里碎碎念:“觉君真讨厌,有美食不吃偏要饮什么茶,茶有什么好的,寡淡无味。”


“噫,茶可止渴生津,提神醒脑,舒热解痛,好处可多了呢!”


“玉前辈,你来啦!”习烟儿起先被吓了一跳,随后回过头看去——玉逍遥正笑眯眯的盯着他,其背后还站了一个面无表情的俊秀青年。


“说了多少次要叫我逍遥哥,前辈前辈的都叫老了!是说你刚才那么大反应作甚?我又不会吃了你。”


“谁让你突然在人家背后出现讲话的?”


“好好好,是我的不是,逍遥哥现在向你赔礼道歉”玉逍遥装摸做样的弯腰作揖,“还望习烟儿大人饶恕则个。”


“哈,好友,你又捉弄习烟儿了”


“我还想先让这孩子向你通报一声呢,没想到你自己就出来了。也好,省去了不少功夫。”玉逍遥直起身子朝习烟儿身后的黄衣撑伞之人笑道。


“你们穿越明月不归沉时我便已有所感,故而早早出来迎接。”


“别逗了,还早?我们都看习烟儿煮了好一会茶了,见这孩子如此专心致志都不忍打扰他。”玉逍遥宠溺的拍拍习烟儿的头,“我看呀,你是吃完了美食才舍得出来的罢!”


“呵,一切瞒不过好友的法眼”


“既如此,还不快赔礼道歉,为我们准备桌丰盛的吃食?”


“那是自然”


“哇,觉君那我马上去厨房准备!”习烟儿高兴地扔下蒲扇冲向厨房。


“慢着”非常君悠然道。


“唔!”刚跑了一小段距离的习烟儿发现自己双腿好似忽然被绑了千斤重坠,无论怎么使力都无法挪动一步。


“把茶烹好了再去。”非常君柔声笑道。


“啊?还要继续煮茶啊……”


“做事要有始有终”非常君转而对玉逍遥道,“茶快好了,好友便随我入内饮茶等待吧。”


“那我就不客气啦!”玉逍遥大摇大摆的走在非常君的前面,好像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走了几步,玉逍遥隐约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回过头,君奉天还是定定的立于原处——玉逍遥一拍脑门,这么把这位给忘了!顿时疾步回到君奉天身边拉起他的手:“愣着干嘛?走啊!”


“他只请了他的好友,而我并不是他的好友。”君奉天淡淡道。


“我……你啊!”玉逍遥扬起食指想戳君奉天的脑门——真是块木头!然而看到君奉天那凌然的眼神便瞬间泄了气,手指转而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我说……”


“也许是我唐突了吧,刚见面便称好友确实不妥”在玉逍遥准备向君奉天说些什么时,非常君突然出言将其打断,“然阁下既为玉逍遥好友之夫,非常君岂有怠慢之理?”


“!”



逍遥游(二)

一条咸鱼:

君奉天漫步在一片樱花林之中,徐徐微风将脆弱小巧的粉色花瓣自枝头拂落,一片,两片,三片,四片……成千上万的花瓣在空中飘舞,犹如春雨。然而君奉天并未将半点心思放在这难得美景上,他现在的所有目光都被林中深处那个白衣倩影摄取。


“你终于来了”那人回头——耀眼的白光遮蔽了他的真容,然而愉悦的语气令君奉天不难猜想此人此刻面上定是泛着笑容。


“嗯,我来了。”君奉天温柔的笑道。


“我真思念你!”白色的人儿疾步上前,亲昵的依偎在他的怀里。


“我也想你。”君奉天环住怀中人,“可惜我来了,你却又要走。”


“不,这次我不走了。”怀里的人乖巧的蹭着其胸膛。


“当真?”君奉天欣喜而又有点忐忑的问道。


“嗯,只要你不赶我,我就不会离开你。”


“我怎会赶你?”君奉天开心的搂紧了人。白色的光芒愈发耀眼,怀中的人也渐渐变得透明。


“你又要走!你不是说不会再离开我了吗?”发现这一变化的君奉天慌乱焦急的问道。


“我好不容易再与你重逢,怎会舍得离开你?”身形随着耀眼的白光逐渐消失,君奉天想抓住他但却无能为力——在手触碰到对方的刹那竟是如同碰到空气般,什么也无法留在掌中。


“不!别走!”君奉天大喊,耳边响起的阵阵拍击木板的声音加剧了他内心的焦躁,“别走!别走!”徒劳的挥舞着双臂。


“傻瓜,我就在你的身边啊……”


“不!”君奉天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一只手还伸向屋顶,似在挽留什么。又做梦了……君奉天撤回手扶额。“砰砰”梦中听到过的恼人声响再次传来,君奉天侧过头——原来是有人在敲门啊。


“谁?”


“是我啦!奉天,你起来了吗?”是玉逍遥的声音。


“还没,你等会儿。”君奉天起床穿衣——他想起来了,昨日两个人没有目标的走了大半日后,玉逍遥说累了,况且天色不早,他们便找了间客栈歇息。君奉天穿戴整齐,洗面正冠后打开房门:“有事吗?”


“我来叫你一起去吃早点啊”


“我不饿。”


“不饿也得吃呀”玉逍遥挽住君奉天的手腕将他往楼下待,“身体要紧不是?”


“是你饿了吧”君奉天无情的戳穿玉逍遥的目的。


“呃”玉逍遥尴尬的笑笑,“哎呀,分那么清楚干嘛,走啦走啦,吃早点啦!”君奉天没有在多说什么,任由玉逍遥把他带走。


不一会儿,两人坐在一张摆满了早点的饭桌旁边,玉逍遥幸福的啃咬着叉烧包,君奉天只是淡淡的喝着清粥。


“疯填……”


“把东西咽下去再说话。”君奉天皱眉道。


“唔”玉逍遥努力快速的将口中的叉烧包咽下,笑道,“我是说我们这样毫无目标的乱走也不是办法”


“确实”君奉天微微点头,“不过我们可以去何处呢?”


“这个嘛”玉逍遥得意道,“当年我偷溜出来时去过不少有意思的好地方,我带你去看看如何?喂,你那是什么眼神?!”


“没有,也可”简短的答语就把玉逍遥打发了。


“你你你!唉,罢了”谁叫这是金主呢?


“那我们现在去哪?”


“觉海迷津”






身体好转些连带心情也好点,偷偷出来更一点